勉成国器

请容许我尘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终究
一个人
煎熬到底

不能安顿了生
亦 不能眺望了死

我只有一个想法
走吧 走吧
那宽敞的大路
为你
也为我铺好

我亦与死亡
只隔一步

人性的弱点
此刻尽然呈现
我们都穿上了衣服




(图是陌生的熟悉朋友的,诗是前些天自个儿压抑着油然而生)

放弃我那不切实际幻想
朝着风自然呼吸
所谓得失所谓纠结
无非枷锁欲望
所谓憎恨所谓厌倦
不过不够宽容
在雷雨来临之前
收起所有不堪
平淡面对
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人生不过如此
只因放过自己
谁是我羽翼下的风
将我送向了南冥
我遇过的绰约仙洙
消隐在迷雾重重的北海
风迷乱了山林
我见不到野夫
影影绰绰
是谁渺茫的歌声
湿透我的灵魂
像个孩子
接受洗礼
忘了风尘

守正如初

雷雨如约而至
狂风呼啸而过
悲伤逆流成河
只因手机屏摔
外加无解数学
门口青杏折枝
门内狗狗撒尿
此刻狗狗谙熟
我却独自做题
不得不得欢颜

这发想起来为什么说鲸卿
原是 秦钟与宝玉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纳兰性德

年轻一点 仿佛是他
港汇广场 一次成欢

一年光景浑如梦,可惜人生忙处忙。

sonny